欢迎访问全球最奢华游戏公司贝斯特全球最奢华版网,我们有专业贝斯特全球最奢华版团队为您服务! 服务热线:0971-6253773 / 18997176807
全球最奢华游戏贝斯特全球最奢华网页贝斯特全球最奢华版事务所
您的位置:首页 > 诉讼与仲裁

鼓励交易原则在合同纠纷案件审判中的运用

全球最奢华游戏公司贝斯特全球最奢华版网  发布于:  2015-04-29 09:16:12    浏览:2179 次

 鼓励交易是与维护合同自由、实现合同当事人意志和订约目的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当事人的自主自愿是交易的基础和前提条件。在市场经济社会,每个市场主体作为一个合理的“经济人”,都是为了追求一定的经济利益而订立合同的同时,希望通过合同的履行而实现其订约目的。所以,在当事人自愿接受合同关系约束的情况下,如果合同本身没有违背法律和社会公共利益,任何第三人强迫当事人解除合同或者宣告合同失效都是不符合当事人意志的。由此可见,鼓励交易,从而促使当事人订约目的的实现,是符合交易当事人的意志的。同时,也应当明确,合同法中的鼓励交易,指的是鼓励合法的、正当的、自愿的交易。鼓励交易原则主要体现在:


 

  一、合同法严格限定了违约解除的条件


 

  合同解除实质上是消灭一次交易,在许多情况下,非违约方在对方违约后愿意接受合同继续履行,或者合同能够履行,且继续履行对非违约方并无不利,则以违约即宣告合同解除,既不利于保护非违约方的利益,也不能体现合同交易的目的。合同法规定,只有在一方根本违约时才能宣告合同解除。合同解除必须是享有解除权的合同一方或双方,且必须有解除行为。将法定解除限定在履行困难且显失公平是由法院裁决。


 

  案情简介:


 

  2011年3月,张宗华(买受人)与中方投资公司(出卖人)签订了2002-1房 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合同约定:“产权登记面积与合同约定面积发生差异双方同意按以下原则处理:······面积误差比绝对值超出3%时,买受人有权退房。买受人退房的,出卖人在买受人提出退房之日起30天内将买受人已付款退还给买受人,并按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付给利息;······”交付房屋时面积误差比为5.35%,张宗华因此纠纷,向法院起诉请求:解除张宗华、中方投资公司2011年3月14日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并退还购房款、税费及支付相应利息。


 

  法院观点:


 

  尽管双方在《商品房买卖合同》中约定,房屋面积差异的处理原则,即面积误差比绝对值超出3%时,买受人有权退房。该约定作为合同主要条款符合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拘束力。但是,中方投资公司在庭审中已自愿将超出合同约定面积部分3.58㎡房产无偿赠予张宗华,因此,并不损害张宗华的合法利益。根据双方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时海南商品房市场行情,张宗华购买涉案房屋价格比较公平、合理。现张宗华以中房投资公司向其交付房屋面积超过约定面积3.58㎡为由请求解除合同,违反了民事活动中应遵循的诚实信用原则,并且不利于合同正义及鼓励交易原则的落实,故驳回张宗华解除合同的请求。


 

  二、合同法严格区分了无效合同与可撤销合同、效力待定合同的区别


 

  “保护合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我国《合同法》的立法目的之一,鼓励交易原则是实现上述立法目的的途径,而严格限制无效合同的范围是鼓励交易原则的具体表现。动辄认定合同无效的做法,已随着《合同法》的实行而不被认同。对当事人自愿签订的合同,不具备法定的无效情形,法院不能随意否定其效力。 《合同法》以列举的方式规定了无效合同的概念,其中第五十二条规定了无中无效合同类型同时,特别强调无效合同是“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即必须是效力性规范)。 从而极大地限制了无效合同的范围。


 

  对于因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而订立的合同。认为在一般情况下属于可撤销的合同,只要未损害国家利益,并不认为其是当然无效的合同,而允许受害人自己提出撤销的要求,即可以根据受害人的自愿而使合同有效。并且在《合同法》中将效力待定的合同单独作为一类合同予以规定,是十分合理的。


 

  案情简介:


 

  1999年2月28日,因南京东宝实业有限公司承诺保证吴阿毛的孩子能入读本市力学小学分校,故吴阿毛与其签订了买房契约及补充协议。在补充协议中,双方明确约定:南京东宝实业有限公司保证吴阿毛孩子入读力学小学分校,有关借读的一切费用由公司承担。现吴阿毛的孩子因就读该校而交纳了捐资助学款10 000元及借读费190元,但公司却以种种借口不愿承担此款。请求法院依法判决南京东宝实业有限公司履行协议条款,给付其已经缴纳的捐资助学款及借读费等费用,并承担诉讼费用。


 

  法院观点:


 

  双方当事人在订立补充协议时,均应当知道当时借读方为实现借读目的客观上难以拒绝学校与借读挂钩的收费要求。所以吴阿毛将其孩子能入读满意的学校,并且自己不承担正常就读以外的经济负担作为选购房屋的重要因素。东宝实业公司在补充协议中作出的承诺,是其为追求售房的商业利润在权衡利弊后作出的选择。现因吴阿毛事实上已支出了与借读挂钩的捐资助学款,该款未超出双方补充协议约定的费用的范畴,故对东宝实业而言,吴阿毛现要求其承担上述费用并无不合理之处,东宝实业应按约定全面履行合同义务。东宝实业将该款违反行政部门规章作为自己逃避合同义务的理由,有违民事活动应当遵循的诚实信用原则,并且不利于合同正义及鼓励交易原则的落实,不应支持。


 

  三、合同法在合同的形式要件上,采取了将形式要件作为合同存在的标准,而不是作为合同是否成立的要件来对待


 

  《合同法》第十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第三十六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但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同时特别强调当事人不能因无书面合同而否认合同的存在。合同法对要式合同的成立也规定的比较自由。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当事人约定已批准、登记、公证、签证等特定形式的,合同是否行使属于合同成立要件,合同未采用法定形式应认定为成立,但虽未以法定形式订立而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已经接受,只要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应认定合同成立,如房屋租赁合同或专利实施许可。